常熟新闻网

“我可怜的父亲哇”帅气又英勇!(3)

1940年8月18日,王亚福与符尤相率领村民揭竿而起,发动了什阳的“反顽”斗争,王定江在斗争中担任了组织与领导的角色。据符尤相在1980年回忆,白沙县一区方面起义中,王定江任参谋长一职,是发动群众、组织起义的中坚力量。白沙起义第一枪取得了胜利,鼓舞了黎苗人民的士气。同年8月28日,王定江因被人指认为起义的领导人而受到处分,撤消了一切职务。

再次回到细水乡的王定江从这次起义中深深感到,只有广泛全面地发动组织群众才能推翻国民党政府,1940年底他开始走街串巷,利用在各县乡表演民俗活动的机会,再次宣传发动和组织白沙县一、二、三区各乡村的头人与群众,决定待时机成熟就发动第二次起义。此外,王定江还出资购买大批火药、枪支和手榴弹装备起义军,并宰了家中的3头肥猪、一头公牛犒劳战士们。1943年与王国兴、王玉锦等首领前后呼应,王亚福、符尤相与王定江在白沙一区领导发动了第二次起义。王国兴与众头领被白沙二区区长李有美捕拿关押时,王定江还派出一支150人的小分队协助营救。

起义因种种缘由失败后,王定江与王亚福、符尤相、符打彭等各首领商议,建议向冯白驹领导的共产党部队寻求援助。王定江从事地下党联络工作多年,轻车熟路。1943年9月19日,他携妻儿去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的代表,在南丰墟乾元村被捕,5天后惨遭杀害。

在儿子口述中鲜活

在王国才看来,父亲似乎无所不能。王国才手写装订的回忆录中,有11篇对父亲轶事的记载,在他的揣摩与想象中,王定江颇具传奇色彩:忠肝义胆、坚韧不拔、一呼百应、聪敏过人、武术高超,甚至会魔术、能杂耍、精点穴、擅缩骨。在自己的世界里,王国才尽情塑造着父亲的英雄形象,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父亲,找到父爱,找到安慰。

“我父亲年轻时候可是远近闻名的风流才子呢!”王国才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本王定江的手稿,只见写在薄如蝉翼的宣纸上的字迹如行云流水,神韵超逸。

王定江长相白皙清秀,身材结实,写得一手好字,言辞流利,还是对歌高手。他出外教学或办事时,总是骑一匹灰白色的大公马,十里八乡的姑娘们眼睛都围着他转。

王定江在担任白沙县一区的区员时,体察民情,为细水乡的乡民们办了不少好事,最为人称道的一件便是重拳打击盗牛团伙。1937年日军侵华,海南也受到波及,动荡不安。本地惯偷勾结外地团伙,肆虐全县各乡。耕牛几乎是农民的命根子,被盗的农户哭天抢地,痛不欲生。王定江号召每个黎村苗寨组织年轻人,成立护村队,并把自己一身武艺倾囊相授。护村队设下埋伏,把盗牛团伙打了个措手不及,重创了细水乡的偷牛贼。这些护村队在白沙起义中也成为了主力队伍。

王国才从姑丈和其他老人的口中,还原了父亲临刑的情景,国民党守备二团团长王碧对王定江严刑拷打,王定江宁死不屈。

“父亲被剖肝挖胆,惨烈牺牲在我和母亲面前,母亲还被逼迫吃他的肝。母亲边哭边骂,几乎晕厥过去。”双目通红的王国才,老泪纵横,爆发出一串剧烈的咳嗽。“父亲上午被行刑,天降大雨,匪军不让乡亲们给他收尸。到下午,一位老农从刑场路过,听到我父亲还发出微弱的呻吟声,仍未断气。我可怜的父亲哇!”说到这里,王国才大放悲声,不能自已。

多年后,母亲王莲英告诉王国才,父亲当年被杀害前,悄悄对她说过:“我为劳苦大众而死值得,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我和所有起义死难者的。我相信党会为劳苦大众带来光明和幸福。”

临别时,王国才为记者高声朗读了父亲写的一首民歌歌词:“一声振动三千界,人民惊天动地来。高举义旗杀恶顽,争来幸福为后代。”70年后,王定江的遗愿早已实现,他的后代与乡亲们都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