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

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姚振华

姚振华

姚振华

姚振华同志是常熟市海虞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首席调解员。他年纪虽轻,从事司法调解工作已经有十多年了。十多年来,作为“海虞镇十佳公仆”的他热衷于人民调解工作,兢兢业业,急当事人所急,想当事人所想,把化解当事人的纷争当成是他辛勤工作的最大回报。对他来说,工作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调解至半夜、凌晨是常事;三餐不规律是“家常便饭”,年纪轻轻的他也因此落下了胃病。十多年来,他主持调解的重大纠纷近300起,调解协议履行率达到了100%,看到当事人在“依法调解、以德协商”达成协议,是他最欣慰和最有成就的事。自2010至今他成功预防了9起防激化纠纷,没有一起因调解不当引发非正常死亡和民转刑案件,为海虞的稳定和谐作出了突出贡献。因工作成绩突出,他本人多次被评为司法行政工作条线先进个人,2次被评为“江苏省防激化工作先进个人”,2013年被评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

一、善于学习,注重提高自己各方面能力

从踏上工作岗位那天起,姚振华同志就深知农村调解工作不能照本宣科,理论必须联系实践才能更好的化解纠纷。他常说:“社会在不断发展,法律也在不断更新。人民调解既然以法律为本,我们必须通过学习使自己的知识储备与现行法律同步。”不仅如此,对于工作实践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矛盾纠纷,他善于把握当事人的心态,善于总结经验,完善调解方法。多年来扎实的法律功底、丰富的工作经验,使他在调解中总能化干戈为玉帛,及时化解一起又一起可能激化的非正常死亡事件。

二、调解过程巧妙运用“细、准、透、情”

(一)工作细致入微

 人民调解中重大疑难纠纷能否顺利解决,是对人民调解员专业知识的考验,也是对人民调解员是否能够掌握全局、找到切入点的考验。今年7月23日晚上五点半左右,刘某(21岁)与小赵(14岁)一起去望虞河入长江处游泳,刘某不幸发生意外,溺水身亡。刘某系江苏省阜宁县人,在小赵的父亲赵某处打工。儿子的意外死亡,令次日凌晨远道赶来的父母难以接受。他们认为儿子在家里从来没下河游泳过,而一同去游泳的小赵是未成年人,他的法定监护人不可能不知情。而且在出事之日前天傍晚,他们俩和小赵母亲曾一起去赵市的小河中游泳,刘某还教过小赵游泳,当天刘某还骑着赵家的电瓶车,带着篮球和泡沫去游泳,当时赵某在家中,应当知道他们去游泳。因此推测肯定是赵某授意刘某带着小赵去游泳,发生了事故,最起码当天赵某肯定是知道两人一起去游泳,但未加以阻止,才酿成这场悲剧。死者家属召集在常熟打工的老乡四五十人围堵在赵家,商谈未果。如不制止和调处成功,一起恶性案件可能会发生。

姚振华在事故发生次日一早就与海虞派出所主动介入到纠纷当中,首先与赵某沟通,暂时安排死者家属的食宿,以防止矛盾纠纷进一步激化。然后组织双方调解,由于对刘某是否由赵某授意带小赵去游泳这一事实双方存在较大分歧,调解陷入了僵持阶段。之后,他主动与法庭对接,分析案情,如果按照人身损害事故处理,现有证据无法表明刘某与小赵一同游泳是赵某授意的,而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原则,死者家属需要负担举证责任,举证相当困难。但是另一方面刘某已经身亡,而小赵在询问笔录中一口咬定是刘某要带他去游泳,整个事件事实无法认定,只能听取赵家证词,但不完全排除死者家属对事实的推论可能是正确的,单纯的按照以往意外死亡事故作丧葬和交通费用补偿不仅不能够解决纠纷,可能会使事态更加恶化,转化为群体性或民转刑案件。考虑到刘某家庭确有特殊性:刘某上有三个姐姐,父母在40岁高龄才老来得子,十分疼爱,当年为了生育刘某交纳了8万元的计生罚款,家中的房子也被扒掉,为儿子抚养教育开支超20万元,而且母亲身体又很不好。

经过综合权衡,他积极开动脑筋,拟定方案,光按照意外死亡事故进行调解,情理中对刘家有失公平,因此要适当提高补偿标准。首先依法为据,耐心解释,让死者家属意识到索要201万元的赔偿款是于法无据的;不要赔偿,给赵家50万元把小赵当自己的儿子抚养也不现实;其次结合情理,做通赵某的思想工作。经过四天五轮调解,双方终于在27日达成一致,由赵某代支付死者家属补偿款22万元,同时结清刘某生前工资1万元。一场可能激化的纠纷在他的努力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姚振华放弃了1个休息日,2个工作日延长工作时间近20个小时。事后,赵某托人拿2条中华香烟表示谢意,他婉言谢绝了。因为,他深知不论事故的哪方当事人,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生的灾难!

(二)拿捏问题准

   当遇到复杂纠纷时,抽丝剥茧、循序渐进的处理纠纷是一名优秀人民调解员的必备素质。2010年8月22日,黄某驾驶的无牌电动三轮车与谢某驾驶的货车相撞,不仅黄某当场死亡,车内乘客章某及其孙子王某也受重伤,后章某抢救无效死亡。接到报告后,姚振华迅速与相关人员联系,详细了解事故当事人各方面情况,得知谢某是姚某雇佣的驾驶员且是在工作时间内发生的事故。于是姚振华与姚某主动联系,姚某得知此次两死一伤的重大交通事故自己需要负法律责任,表示不能理解、无法接受,也无力承担赔偿责任。姚振华反复向其解释后,终于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经过反复思考,姚振华意识到,此次交通事故死伤者因责任不同,法律关系复杂,应当抽丝剥茧、理顺关系、分别处理。死者章某是乘客,而黄某是驾驶员,身份不同对事故发生的责任不同,且黄某对章某的死亡要负担赔偿责任,不能一并处理;而伤者王某因为是章某的孙子,有亲属关系且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因此最为妥当的处理方案是先一并处理对本次事故无责任的乘客章某、王某与姚某的赔偿问题,结束后再根据事故责任处理黄某与姚某的纠纷,同时处理黄某对章某、王某的事故责任赔偿,这样减少了主张赔偿当事人之间的相互干扰,也有利于姚某筹集资金。在制定好调解方案后,姚振华运用各个击破的调解方法,细致的做好各方当事人工作。最终这起“两死一伤”的重大交通事故中3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在他的努力下不到一个月就处理完毕,负主要责任的姚某在此次事故共赔偿82万元顺利结案。

(三)说理透

    当事人自愿是贯穿于人民调解的一项基本原则,要想调解成功就必须把道理说到当事人的心坎里。今年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赵某酒后驾车与一辆无牌照的三轮摩托车相撞,致使三轮摩托车内驾驶员胡某及其儿子、立于摩托车旁的刘某三人不同程度受伤。事后交警部门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对此次事故承担全部责任。刘某与赵某很快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这本是一起常见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但当事人胡某却以自己和儿子都存在脑部受伤、唯恐伤残鉴定做不出为由要求赵某支付两人共计23.7万的赔偿金。交警中队组织当事人调解也未能成功。经过几轮协商后,赵某委托人同意支付胡某及儿子13万元,与胡某的16万赔偿要求仍存在3万元的差距。在迟迟无法与赵某达成一致意见后胡某的父亲老胡携胡某以病历有误、交警中队处理事故不公为由多次至常熟市卫生局、常熟市公安局、常熟市信访局、省公安厅,甚至进京上访,更在城镇人流量多的地方举牌、网上发帖,对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了恶劣影响。不仅如此,胡某还将粪便泼到赵某家中,严重影响了赵某及其家人的工作生活。上级领导及镇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专门召开协调会,会中姚振华建议引导胡某父子通过海虞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解决此事。他介入纠纷之后,听取了多方意见,了解到这起纠纷扩大恶化的主要原因在于赵某聘请了一名黑律师蔡某,已经支付给他两万元的代理费,蔡某也承诺能够帮其“搞定”此纠纷。摸清症结后,姚振华通过安徽商会做胡某父子工作,耐心与其进行沟通,依法、入情、入理的向胡某父子解释赵某已经超额支付其赔偿金,适当的降低赔偿要求才能有助于纠纷解决。经劝说,胡某父子同意降低10000元索赔金额。在双方差距已经缩小的情况下,姚振华又找到赵某,反复劝说做通其思想工作,赵某同意支付12万给胡某父子。随后姚振华通过熟人转告蔡某法律上公民代理是不允许收取费用的,让其把“代理费”拿出1万元退还给赵某。最终,一起历时半年之久、影响较大的纠纷得到了圆满解决。

   (四)情理法理相结合

人民调解不仅要合法,更要结合实际,入情入理。2010年7月31日中午12点左右,59岁的陆某在工作充气时发生钢瓶爆裂事故,不幸身亡。陆某生前身体十分健康,工作努力、待人和善,还有一年就能够退休,专心在家照顾因患严重关节炎、糖尿病、肌肉萎缩症的妻子朱某。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故家属情绪十分激动,扬言如果厂方不能妥善处理、进行合理赔偿将会采取过激行为。事故发生后,镇领导高度重视,姚振华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应急处理。之后他与死者家属沟通慰问,听取他们的要求,稳定住他们的情绪后,立即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考虑到陆某遗属朱某的身体状况较差,陆某的儿子、女儿都在市区工作生活,朱某一直由陆某照顾。姚振华一方面建议厂方在法定标准之上适当补偿陆某家属;与此同时,他积极与劳动所沟通。在其反复努力下,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朱某抚恤金每月按劳动部门规定另行领取。

[责任编辑:刘颖奕]

标签: 姚振华 事迹